首页·详情

这一年,我们在中国
2021-04-29 06:06:00
    嘉宾:朱林 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(马达加斯加)
  范玲芳 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(越南)
  革安庆 西南政法大学本科生(缅甸)
  采访日期:2021年1月
  革安庆:我叫革安庆。我是来自缅甸的留学生,现在是西南政法大学经济学院的学生,是读本科国际经济与贸易系的。
  朱林:你们好,我是朱林,来自马达加斯加,我是国际法专业博士生。
范玲芳:我叫范玲芳,我来自越南。我是国际法学院,国际法专业硕士。
 
  我们在中国经历了新冠疫情

  朱林:一月份的时候,我去山东济南玩了一个星期,然后又去了南昌,这时候疫情来了。学校不开学了,改成网上上课,我想着应该先回国,就买了广州回国的机票,结果发现回国的飞机也取消了。我就只好留在广州,回不了国,也回不了学校。后来,我跟学校的老师联系,他们了解了我的情况,终于同意了我回学校,而且帮助了我很多。
  范玲芳:我是在七月份毕业的,但是九月份才能到西政办入学手续,所以有两个月我没有住的地方,老师让我和我的室友,都是越南的,可以继续住在宿舍两个月。然后西南政法大学帮我们申请延期签证。
  革安庆:我是经济学院的班长,本来还不是班长的,我只是一个学习委员,然后因为他们全部回国了,开学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默默工作,做着做着老师就突然安排我是班长了。直到现在我都是一个人干六个干部的活。
  革安庆:老师给我们买了很多体温计,我们每个人都发一个让他们自己测,我就负责登记资料。到后来才有了“掌上西政”,在手机上健康打卡。我们除了给体温计,我们还每个星期发放三个口罩给每个同学。
  朱林:我们的大学,每天测我们体温,发给我们口罩,因为我们不方便买口罩。
  革安庆:老师们还给我们发了一个小提子,就是装饭盒的,让我们去食堂买东西,就可以用提子拿回来自己洗。就会比较安全。
  范玲芳:我们学院还特意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心理老师,我们可以打电话给他,问他跟他说我们的情况,跟他咨询。因为刚开始有点担心嘛对吧,同学们都纷纷回国。
革安庆:确实,疫情会让人特别压抑,毕竟天天都住在房间里。有个心理老师确实很好。
 
  常态化防控下的学习与生活

  革安庆:在疫情的时候有什么变化吗?
  范玲芳:网上上课是我最大的变化,因为从来没有在线上上课,线上考试的。那时候我读一年汉语,读汉语的时候很需要在课上上课的。但是那时候我们要在网上上课。中国有那个政策就是,停课不停学。所以我们都是早上起床吃饭,然后上网课,看抖音锻炼身体,因为抖音教健身的(视频)。朱林你呢?
  朱林:我们到现在还在网上上课。因为我们班(同学)他们都回国了,(我)就是一个人还在这里。所以我必须跟着他们一起在网上上课。
  革安庆:现在B站也渐渐创造了一个学习区,有时候我们考试呀,微积分呀,就会有一系列的东西,有各种很棒的老师来教我们学习。
  范玲芳:现在疫情感觉都控制好了,我可以出去吃饭,在外面吃饭、看电影,然后还可以和朋友去玩,去购物中心买东西。我去过电影院,在电影院要戴口罩。然后,我们个人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的。
  革安庆:那是必须的,必须戴好口罩,然后勤洗手什么的。
  朱林:现在的生活,我觉得还可以,刚开始的时候连戴口罩也(革:不太能接受)。因为我呼吸不太舒服。然后我熟悉了戴口罩,现在我觉得还行。
  范玲芳:在越南是骑摩托车的,常常戴口罩。来中国戴口罩是没问题的。
  革安庆:我觉得口罩对我们来说是个很时尚的东西,戴起来还可以变帅。挺好。像我微信现在的头像就是用的戴口罩的。我感觉都变帅了很多。
  范玲芳:你用过健康码吗?
  革安庆:这个我有用到过。其实这个特别重要。我打开一下。
  范玲芳:你也是绿色的吗?
  革安庆:对,绿色的。绿色就代表说我是比较安全的,就可以去任何地方,除了高风险地区别去,不然就会马上变红。朱林,你呢,有用到这个健康码吗?
朱林:哦,我用过。我出门的时候就是需要提供这个。
 
  我们给中国的防疫政策打分

  朱林: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的政策很好,我会给它打九分。对我来说,中国制定了很好的防疫政策。政府非常重视(疫情),同时也要求人民严格遵守这些防疫政策,以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和世界的蔓延。我认为中国政府在抗击目前的疫情和预防疫情未来扩散方面,做得非常到位。
  革安庆:还是九分吧。因为我觉得政府做的特别特别好,我们大家一起隔离,就算经济损失了一个月,但那一个月损失了之后,剩下的就完全恢复正常状态,我觉得这样就好。
  范玲芳:我对中国政府打了九分。因为我觉得刚开始的时候控制得很好,一开始就封城,然后戴口罩,中国政府让中国人戴口罩中国人就戴口罩,让中国人隔离在家里(中国人就隔离在家里),少出门,少聚会,所以它是很好的政策。
  革安庆:其实也不是完全政府说什么人民就听什么,因为人民也是知道政府这样做肯定有它的好处,是吧。你看人民也愿意配合政府工作。你给政府打了九分,那你给人民打多少分呢?
  范玲芳:给人民也打了九分。
延伸阅读